咨询客服

+QQ-826221100

新闻中心

平台服务 +QQ-826221100

中国掀起滑雪热 目前合一亚洲说是有俱乐部481家会员38021人

浏览次数:    时间:2018-01-10

资料图:北京市民在滑雪。中新网记者 翟璐 摄

资料图:北京市民在滑雪。中新网记者 翟璐 摄

  白色的诱惑:从小众到民间滑雪热

  “林子里挂着雪挂,雪挂又映着蓝天,那种感觉就像在天堂。”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李明子 符遥

  刘继元还记得19年前第一次滑雪的感觉。

  那是1998年,他在北京机械工程学院读大二,寒假期间和朋友开车去河北登山玩,路上发现塞罕坝有家新开的滑雪场,就在返程时去体验了一次。

  这一体验,就是整整一天,也自此转变了刘继元后来的人生。

  那种风驰电掣的感觉

  “风驰电掣的感觉,刺激。”他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当时他对滑雪还一窍不通,也不知道应该请教练,“完全是自己瞎滑”。不过,他之前玩过速降自行车,两项运动都要求在迅速下降的过程中控制重心和平衡,摔了两三次后,刘继元就找到了感觉。

  从雪场回来,刘继元就斥资1000元托朋友从国外买了一副法国金鸡牌双板,第二年雪季就跑到了吉林北大壶雪场。

  北大壶滑雪场因其较大的落差和多样的雪道成为中国最受欢迎的雪场之一。滑雪是一项由势能转换成动能的速度型运动,雪道落差越大,这种转换带来的快感也越强烈,同时,也更能体会由肌肉力量控制身体和速度的主宰感。当时,中国落差最大的长白山万达滑雪场(950米)尚未建成,北大壶滑雪场以870米的最大落差,排名仅次于哈尔滨亚布力的滑雪场(885米)。

  正是在那里,刘继元见识到了单板滑雪。他想,双板练得再好,也比不过专业运动员,玩单板或许还有机会成为“顶级玩家”。“在当时的北大壶,我是第六个玩单板的人。”

  直到滑雪在2013年被认定为“高危运动”前,中国只有大型雪场才有很少的教练,和许多发烧友一样,刘继元尝试了各种自学方法:请教雪圈高手,浏览国外滑雪网站,研究运动员动作,拜托朋友从国外买回滑雪的相关教学书籍、光盘。

  2002年,刘继元已成为哈尔滨亚布力阳光度假村(原风车山庄)滑雪场的员工,刚好雪场请了一位奥地利滑雪训练员来培训教练,他抓住机会,跟这位奥地利培训员学习了5天。这才发现,自学养成的错误动作很难纠正,从最基本的身体姿势、腿部如何用力、雪板如何压雪,全部要重新学过。靠着在雪场工作的便利,他又跟美国和欧洲的不同训练员学习过,他发现虽然各国训练员在理论上存在差异,但核心都是“利用重心,更顺畅地滑行”。

  这段系统学习效果显著。2004年初,在中国滑雪协会主办的全国大众高山滑雪系列赛中,刘继元获得了男子单板的年度总冠军。

  北京1031滑雪俱乐部创始人倪守军却没有一下子爱上滑雪。由于没有教练,他基本是“上雪就摔”,爱不起来。直到他陪8岁的儿子学滑雪时,终于跟着学会了“不摔跤”的窍门,才慢慢体会到滑雪是如此令人着迷。

  倪守军说他更喜欢自然降雪形成的、尚未压实的“粉雪”:雪板滑行中,雪花四溅,人仿佛飘在雪上,“来回荡悠着飞”。粉雪蓬松,坡面再陡,速度也不快,偶尔摔倒,“就像小朋友被丢在雪堆里,有种童真的乐趣”。

  作为一个具有消费门槛的新兴运动,滑雪的魅力还在于不断地挑战新的技能,新的装备、新的雪道以及新的环境。万科集团冰雪事业部首席执行官丁长峰形容,这有点像电子游戏的打怪升级,滑过初级道后,就想上中级道,中级道后面,还有高级道和野雪,想要一路通关,需要的不仅是技巧和体力,还有勤奋、耐心以及足以支撑练习的财富基础。

  丁长峰说,滑雪和高尔夫类似,前者被戏称为“白色鸦片”,后者被叫做“绿色鸦片”。“没人会死盯着一个球场打高尔夫的。会买一个球场的会员,但也一定会去别的球场。滑雪也同样,不断有新鲜感是这项运动的魅力之一,永远在寻找不同的乐趣,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挑战自己。”

  北京市滑雪协会主席李晓鸣也认为,这是滑雪与滑冰的最大不同。“滑冰就是在一块场地里绕圈,可能一上午就烦了。但滑雪,这条雪道和那条雪道是不一样的,有的坡陡有的坡平,有高有低,有长有短,在不同时间,景色也不一样,感受就更不一样。”

  李晓鸣也是因为陪孩子学习接触滑雪的。一学会,便忍不住了,开车带着全家绕着北京周边滑。“滑雪没有不摔的,而且就是要不断地摔,再不断地爬起来,”他像在总结人生哲理,“这是一个征服自己的过程,一旦成功,就会带来巨大的成就感。”

 QQ:+1140001118  传真:+86-0000-96877
Copyright © 2017-2020 合一亚洲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合一亚洲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15023668号-1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