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客服

+QQ-826221100

新闻中心

平台服务 +QQ-826221100

田雨:从上中戏合一亚洲说是开始我就演爸爸了

浏览次数:    时间:2018-02-10

  主演热播剧《恋爱先生》,曾是影视剧里的“姐夫专业户”,最胖时200斤,不认为自己是喜剧演员

  田雨 从上中戏开始我就演爸爸了

  在刚刚收官的电视剧《恋爱先生》中,田雨饰演了一个爱认死理、不懂追爱的“IT男”,一出场就因为救喜欢的女生而被流氓打得鼻青脸肿。

  从电视剧《大丈夫》里的“任大伟”、电影《夏洛特烦恼》里的“王老师”到电影《羞羞的铁拳》里的“马东”,田雨无需扮丑也可以逗笑观众。但生活中,他却自认并没有那么幽默,反而很多时候更像是个“佛系”老干部,走到哪儿都离不开茶杯。

  中戏毕业后,田雨就进了话剧院工作,后来成为中国国家话剧院二级演员。直到不惑之年,他才开始尝试一些胡子拉碴、留卷发、穿花衬衫的喜剧角色。但他从不把自己定义为喜剧演员,也不认为自己“红了”,“因为微博上喜欢我的那些人,还是早年我刚拍戏时就喜欢我的人。”

  最近他受老搭档秦海璐之邀出演了电影《云水》,正经地演了一部讲述轮回、因果的文艺片。“其实每个阶段都会接这类片子,但可能喜剧的传播度比较大吧。有更好的作品出来,大家就会很快忘掉你的角色曾经红过。我不会因为火了,就去接自己不喜欢、够不着的角色。”

  1 别人诗朗诵,他考中戏演小品

  田雨身上为数不多的那点幽默细胞,或许都是小时候留下的。

  上世纪70年代末,田家住在北京平安里的一间平房里。当时唐山大地震的余波未平,每家的床为了防震,都要高出地面1米多。虽然田雨要和哥哥挤在一张床上,但并不妨碍他们玩闹。“当时我和我哥经常披着床单、枕巾,在床上表演骑马打仗。他骑我,我骑他,折腾得床直晃,谁管都不听。”

  那时平安里正在修建游泳馆,工地沙堆直接堆到了人民剧场后面,那儿也成了田雨玩耍的据点。有一天,他蹿上沙堆,发现站在最上面能透过人民剧场的化妆间窗户,“偷看”到京剧演员们化妆、勾脸。“他们的衣服都是花里胡哨的,黄的、绿的、蓝的,看得我特羡慕。”

  之后,田雨时不时就会跑去“听戏”,还会像模像样地搬着板凳和小洗脚盆,坐在家里的九英寸小电视机前陪着姥爷看京剧。

  “刚开始就是觉得好玩,后来上了中学,开始喜欢上音乐课。经常听小虎队,私下也弄弄歌儿本。考大学的时候,我问在音乐学院就读的朋友,搞表演可以考哪个学校。顺其自然就考了中戏,也没想那么多。”

  那个年代考中戏,大多数考生都会选择诗朗诵、舞蹈表演,但田雨却表演了一段小品。就是偶然在翻《读者》时,发现上面一个段子特别有趣,讲的是办公室里各种各样的人如何去讨好领导。田雨就摘抄下来,在考场上表演,没想到就被选中了,“可能我骨子里的那点喜剧细胞就是小时候积累的。只是现在长大了,当了爹,不能再那么调皮了。”

  2 二十出头就演爸,两次救场“桃花源”

  田雨上大学那会儿,学生出去接戏都是普遍现象,但老师却和他说不能出去演戏。同学们慢慢开始小有名气,而他却像个老实巴交的孩子,在学校里埋头排练话剧,“可能是老师对我要求比较严吧,我也没多想。”

  由于当时学校是按照不同类型招的生,20岁的田雨虽面目清秀,但体重曾高达200斤,一度被定位为“武生”“老生”,“可我挺开心的,因为我能尝试各种有年龄跨度的角色,有年轻人,也有七老八十的。二十出头我就开始演爸爸了。”

  表演系本科班毕业时排练了四台大戏,田雨一人就主演了三台。其中一部讲的是改革开放的正剧,需要慷慨激昂;还有一部是喜剧《仲夏夜之梦》,需要大幅度的肢体动作。虽然已经过去了快20年,但他依然能复述出剧本,“因为我真的很惊喜,才明白老师为什么没让我出去接戏。至少我在学校里把所有舞台上的底子打得扎扎实实。”而田雨也因为主演了这三部大戏,顺利进入青年艺术剧院,成为一名话剧演员。

  1999年,他出演了第一部作品——电影《真心》,随后又接演了不少电视剧,直到2002年他才真正演上话剧。此后的十年里,他保持着一年一部话剧的频率,林兆华的《厕所》、田沁鑫的《明》,以及在赖声川导演的话剧《暗恋桃花源》的不同场次里,他分饰过袁老板和老陶两个角色。田雨说,出演《暗恋桃花源》是自己的梦想,但更多是为了救场,“第一次是因为何炅有事,我去演了袁老板。第二次是喻恩泰有事,我去演了老陶。”但赖声川却说,“田雨演的袁老板场次并不多让我一直觉得可惜,而他饰演的老陶则是最接近李立群版本的表演。”

 QQ:+1140001118  传真:+86-0000-96877
Copyright © 2017-2020 合一亚洲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合一亚洲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15023668号-1  统计代码